您当前的位置: 葡京官方网站 > 公司历史 >
独家消息!中国第一家上市的区块链公司出现了

时间:2018-07-28 12:34

  随着嘉楠耘智昨晚计划赴港上市并递交申请的消息公布,该公司核心高管半年前对锌财经潘越飞无意中的一句话,至少已经说对了前面半句。

  纵观全球区块链市场,即使偶尔有几家崭露头角的大牛,要么是直奔ICO,要么是已“膨胀”到尝试买岛建国。

  但是,嘉楠耘智,并没有走同行的老路子,而是在深耕矿机技术的同时,又悄无声息,将触角渐渐伸向芯片技术领域,聪明又巧妙地游走在新商业世界,甚至被中国相关部门点赞称“正能量”,用独特的方式,跑出了属于自己的路。

  在中国区块链领域,嘉楠耘智一直是个异类:早年融资进展缓慢,被说成“郁金香泡沫”,后期成了各大投资机构错失好项目的经典案例;最早量产16mm芯片的企业之一,却异常低调,媒体中很少有报道;从比特币矿机转型,成了智能家居、辅助驾驶、图像识别领域人工智能芯片的供应商之一。

  据锌财经证实,成立于2013年的嘉楠耘智,2017年经营收入13亿,同比增长4倍,第三方预测称,2018年销售额可能超过100亿。若IPO成功,将是在港交所上市的全球首家纯正区块链公司,本次IPO估值有望达1000亿以上。

  2017年年初,离比特币开启10倍猛涨还有两个月的时候,虽对嘉楠耘智早有耳闻的锌财经潘越飞,带着一丝好奇,来到了嘉楠耘智的办公现场。

  令人诧异的是,对方创始团队成员先带他参观的,并不是他想象中简单的一列矿机,而是芯片。“芯片摆在那,跟当时热门的比特币感觉没关系,反而更像大学里的高科技实验室。”这个场景,至今在他的脑海里回放。

  这意味着,当2017年,全球资本市场为区块链的瞬间大热而疯狂时,嘉楠耘智就已经不是一家简单生产和销售挖矿机器的公司了。

  春节之前,北京的一次聚会中,潘越飞碰到不少所谓币圈的大佬。“嘉楠耘智离钱太近了,这才是真正的上游”、“凭控制的那个算力,就能躺着赚钱,根本不用动了”、“他们居然去搞芯片,这事情太难了,没必要。”

  甚至在嘉楠耘智联席董事长孔剑平自己出席的浙江某年度企业家评选现场,还有人在台下指着他大声说:“弯个腰就能赚的钱居然不去拿,不知道怎么想的。”那一年,中国纯区块链炒作的平均回报率,高达了15倍,一夜暴富身价数十亿美金的故事成了企业家饭局的标配。

  今年2月9日,孔剑平参加锌财经的私董会。提前设定的一个比赛环节,是虚拟货币投资游戏。在以实业投资和浙江创二代为主的10多号人中,孔是唯一的的区块链企业代表,“这不就是让你准赢的比赛么”他的同桌在结果公布前说。结果出乎意料,两个制造业的企业家拿了七日回报率第一,他们说自己选择的逻辑是,反正都看不懂,只找名字最霸气的,孔选择的EOS成了跌幅最高。

  潘越飞偷偷问他怎么搞了个大乌龙,孔剑平比较淡定:再选一次还是这么选,要选就选面向未来的底层技术。

  All in是需要勇气和实力的,尤其是在一个行业还混沌不清,草莽成群的时候,坚持做异类不容易。

  嘉楠耘智,作为中国第一台ASIC比特币矿机“阿瓦隆”的发明者,截止2017年4月累计售出阿瓦隆系列矿机约为16万台,占据了全球比特币算力市场的22%。

  在其(Canaan Inc.)递交的招股书中,嘉楠已经成为一家专注于区块链和AI领域领先的ASIC芯片设计公司,2017年收入13亿,同比增长超过4倍;2017年净利润3.6亿,同比增长6.9倍。

  2013年到2017年,嘉楠耘智就分别成功研发并量产了110nm、55nm、28nm、16nm芯片,其累计售出基于28nm以及16nm工艺芯片设备,已占全球50%市场份额。

  1月25日,杭州洲际酒店最大宴会厅之一,嘉楠芸智难得高调了一把,讲述他们的“ABCD+”战略。

  孔剑平作为主办方代表发言道:再过300年里,人类经历了蒸汽机时代、工业革命时代;过去的20年里,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让传统经济快速变革。而今天,人工智能和区块链和结合是开启数字经济时代的钥匙,将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是他们少数几次的在公开场合表达自己的野心。A是人工智能(Ai),B是区块链(Blockchain),C是云计算(Cloud Computing),D大数据(DATA)。

  根据当天参加活动,并且一直和嘉楠耘智有合作的区块链从业者说,他们三个合伙人风格差异很大,看现场喝酒就知道。“矿机之父”南瓜张(张楠赓),是最典型的技术型创始人,专业当中带点腼腆;孔剑平是会一直端着酒杯很礼貌地站在那,挨个和人喝一口酒说几句话,面面俱到;合伙人孙奇锋(森林人),在2013年开始就投资了一堆区块链项目,媒体、矿机、矿池、交易所都做过,精力旺盛,喜欢呼朋唤友喝大酒。

  在一起夜宵到半夜的时候,潘越飞才了解到,这个三人组合也是后来搭建起来的。孔剑平和森林人是典型的投着投着把自己投成合伙人的故事。阿瓦隆创始团队早年发起芯片团购,孔剑平没买,而是在二手市场上20多万买了一台二手矿机,一天收益在1万元左右,按当时算力和币价,肯定亏本。直到2015年,矿机公司集体陷入困境期,孔剑平才正式投资进去,有了如今的嘉楠耘智。

  所以,整个嘉楠耘智的神奇崛起,南瓜张才是线年,嘉楠耘智的前身、北航博士张楠赓(南瓜张)的团队,发明了中国第一台比特币矿机——阿瓦隆一代,也就是当时世界上算力最强的矿机

  当时,张楠赓利用课余时间,做一些专门用于挖比特币的机器FPGA,主要卖到国外,一年下来,能赚十几万元。那个时候,他只是把这件事情,当做一个勤工俭学的项目。而“南瓜张”的外号,则是来自于他的注册名,“ngzhang”。

  为了比赛而训练的过程可能是累的,是“痛苦”的,但是一群人在一起努力的时候还是会发生很多有意思的事,“我们一直笑的很僵硬,然后队长一直强调要笑的开心要自然,不能假笑,但是总是不能做到,今天上场后大家都感觉自己不自觉的就笑了,可能这就是舞蹈比赛的魅力吧。”来自机电工程学院的李雅菲在比赛后开心地说道。

  第一批300台的阿瓦隆矿机,一天能够产生4万美金的收入。“我至今很自豪的一点是,我们挡住了这个诱惑

  试想一下,如果阿瓦隆垄断了全网51%以上的算力,按照如今比特币的价格,嘉楠耘智这几个字,直接等同于数字黄金了。

  《通知》明确了比特币的性质,认为比特币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通知》要求,现阶段,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以比特币为产品或服务定价,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买卖比特币,不得承保与比特币相关的保险业务或将比特币纳入保险责任范围,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其他与比特币相关的服务。

  杭州暾澜是少数伸出援手的公司,董事长姚勇杰在2015向嘉楠披露投资1700万元,按照披露数字,这笔投资的回报超过50倍。

  即使去年9月,中国针对加密货币的交易和首次代币发售(ICO)出台了禁止令,但嘉楠凭借自身实力,根据披露的业绩来看,并没有受到这些政策的影响,而且,在招股书也披露了中国并没有禁止矿机生产销售和个人持有比特币。

  自称接待过十余场活动的现场普通工作人员,告诉锌财经记者:“我们只是生产和销售带芯片和人工智能技术的矿机,真正做的是区块链的基础设施。”这是一线员工都在强调的公司定位。

  事实上,自2015年起,嘉楠耘智开始人工智能芯片的研发。2017年12月,嘉楠耘智预发布了全球最早的人工智能边缘计算芯片KPU,应用于语音,图像等识别领域。在最新办公区,参观者看到的第一眼是3D裸眼电视机,随后才是矿机的展示,非常值得琢磨的细节。

  值得一提的是,网友的感动点也不尽相同;有网友评论:母亲与女儿之间“说得着”的情感让人动容;有网友对美女导演的拼劲表达了敬佩:有作家老爸,有律师老妈,本已是人生赢家,却依然肯下“笨功夫”,实属难得;甚至有工作人员从文章里看到自己的奋斗过程,直言《一句顶一万句》里所讲述的普通人情感,不仅是电影角色的,也不仅是导演的,还有我们每一个人的。

  一位芯片行业的工程师老兵曾在公众号里这么吐槽,“10年前,我刚毕业,中国就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甚至还倒退了(某国有芯片大厂最近宣布停止研发芯片,专注于代工业务);10年后,想不到嘉楠耘智把能做到的都做了”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